1. <nav id="jnkas"><video id="jnkas"></video></nav>
  • <code id="jnkas"></code>
    <tr id="jnkas"></tr>
    <big id="jnkas"></big>

      <code id="jnkas"></code>
    1. <code id="jnkas"><small id="jnkas"><track id="jnkas"></track></small></code>
        <pre id="jnkas"></pre>

        <code id="jnkas"></code>
      1. <big id="jnkas"></big>

        媒體聚焦

        20
        Jul
        2018

        “這是我一個人的‘文藝復興’”:龔曙光漫憶時光散文集《日子瘋長》在深舉辦新書首發式

        來源:晶報    作者:匿名

        龔曙光《日子瘋長》新書首發暨文學對話現場。

        龔曙光

        近日,著名文學評論家、出版家、《瀟湘晨報》創辦人龔曙光漫憶時光散文集《日子瘋長》上市。昨日在深圳舉辦的新書首發式上,龔曙光與茅盾文學獎、魯迅文學獎評委、文學評論家張莉以及作家李修文進行了主題為“還鄉,帶著靈魂上路”的文化對話,并對當代文學作品如何回歸進行了深入探討。

        恢復對文學的追求

        《日子瘋長》是龔曙光遠離都市喧囂、回憶故鄉的匠心之作,也是龔曙光放下最熟悉和最貼近的商業領域,回歸和注視傳統文學的靈魂作品。曾經,龔曙光是一位專業的文學評論家,但近20年來似乎與文學漸行漸遠,在這個時間點回歸文學,他認為,“這是我一個人的‘文藝復興’?!?

        “我復興不僅僅是復興到我作為一個文學家的地位,更應該恢復到我對文學的一種理想、理解、追求?!比绾味x他的文藝復興?龔曙光自己作出了回答:是由概念的歷史主義,回歸具體的人道主義;由虛妄的現代主義,回歸誠實的鄉愁主義;由拜金的娛樂主義,回歸精神的自省主義;由群體的語境主義,回歸個人的文本主義。前四個主義是他對當下文壇存在的某些不好的文學現象的概括,后面的四個主義,是他希望回歸,希望追求的文學境界。

        《日子瘋長》的編輯——人民文學出版社編審、巜當代》雜志主編孔令燕表示,這本書不僅僅是龔曙光一個人的思考,他其實帶給我們這一時代的人,許多共同的回憶、心得和思考。

        還鄉去讀懂你的父母

        《日子瘋長》書名來自龔曙光一字不識的祖母的淳樸感慨:“日子,慌亂倉皇得像一把瘋長的稻草!”在他看來,祖母的話,是對二十世紀最精當的描述。在文化對談的過程中,龔曙光說出了自己對于“還鄉”的感受——找點時間去看看你的父母,讀懂他們,這比讀懂你的領導重要一萬倍。

        “這既是我最熟的地方,也是我最陌生的地方。最熟,是因為小時候的記憶最深刻;最陌生,是因為我走出來之后,就沒有真正專注地看過它一眼,包括我的親人?!饼徥锕庹f,就在寫散文的時候他才發現,他沒有認真地去看過這些親人一眼,也沒有認真地去思考過母親是什么人,父親是什么人,還有我的祖父、姑姑、嬸嬸、叔叔是什么人。對于龔曙光來說,還鄉對于他不僅僅是風景的還鄉,不僅僅是地域文化的還鄉,更重要的是一種生命脈絡,是一種文化體系,去抵近你的出發點。

        “歸去來”是中國現當代文學家所熱衷的命題之一。張莉就表示,《日子瘋長》這本書給我們帶來了巨大的驚喜,因為他的書會讓讀者感覺到,原來還鄉之作還可以這樣寫。在這樣一個非黑即白的書寫故鄉的語境里面,龔曙光提供了巨大的可能性,讓我們了解中國的鄉土遠比我們理解的更深刻、更復雜。

        用淡筆寫深情

        翻開《日子瘋長》能非常清晰地感受到行文的克制?!捌鋵嵨沂怯心芰Π盐淖峙煤芑ㄉ诘?,那為什么現在寫這些故事會這么樸素,樸素到能用甲字絕不用乙字,能不多一字絕對不加一字?因為樸素中所泛出的這種光華才是美學意義上的光華?!饼徥锕庹f。

        張莉十分贊賞龔曙光行文的樸素,她說,用平白的語言表達,這也是寫作里面特別重要的境界,就是文質相稱。中國真正好的寫作是“用淡筆寫深情”,這是非常高的境界。

        “龔老師的很多作品里,都有一個永遠懷著摯誠之心的少年形象?!崩钚尬氖窒矏埤徥锕鈺械摹渡倌贽r事》篇章,當錯落有致的語感開始的時候,那是層巒疊嶂,但是里面又夾雜著很多俚語,質樸卻充滿赤誠之心,似乎自己對照到少年時候的那種霧氣茫茫,“我所有的文字都得到了復活?!?

        還文學靈魂之鄉

        張莉在看《日子瘋長》的時候,覺得特別寶貴的一點是,龔曙光懂得人事,懂得人生。張莉認為,其實要看鄉土散文作品,非常大的就是倫理觀,鄉土的倫理怎么去認取,這其實是判斷一個作家的深度,他理解世界的方式。一個好的散文家,一定是要懂得這個世界的人,他一定要走過千山萬水,看遍人事風景,然后再寫作。

        雖然《日子瘋長》寫的絕大多數是故鄉人事,但龔曙光同時也在問著自己,未來去寫,還會寫這些嗎?“肯定不會,接下來的散文集寫到了國外,是一個中國人對全世界的認識?!钡恰斑€鄉”對于他來說仍然是一個永恒的主題,是一個永遠的靈魂。

        龔曙光的“還鄉”是還文學之鄉,是還文學靈魂之鄉。他認為,現在很多作家的作品沒有跟靈魂之根相接,它是虛妄的,它就像一只很好的風箏。他寧愿欣賞一片即將歸根的落葉,而不去欣賞一只無根的風箏?!澳呐率俏椰F在寫的海外的東西,其實心里面的情結,還是一種非常鄉愿的東西,還是一種本土牽扯的東西?!?

        專訪

        龔曙光:追求“有趣”生活的

        “非職業”作家

        作為《瀟湘晨報》的創辦人,龔曙光曾經創造“南瀟湘,北京華”的報業傳奇。作為中南傳媒的掌舵者,他和他的團隊一起推進了中南傳媒的上市,打造了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出版集團,獲得“中國出版政府獎”“全國文化體制改革先進個人”“2011年CCTV中國經濟年度人物”等多個榮譽。今天,他又以新銳作家的身份,站在了大眾的面前。在新書發布會結束后,晶報記者對龔曙光進行了專訪。

        喜歡非職業化的寫作

        筆名“毛子”的龔曙光,2013年起,就陸續在商務印書館、三聯書店等出版專著,并在《十月》《當代》《人民文學》《花城》等期刊發表作品逾50萬字。擁有著媒體人、出版家、評論家、作家等多種身份的他卻稱,寫作是他的一個愛好,是一個非職業化行為。

        “為了吃飯去寫作的話壓力太大,在吃飯之外把寫作作為一個追求,作為一個個人的寄托,作為一個個人跟社會交流的媒介,這樣會更純粹一些?!饼徥锕夥Q,自己喜歡非職業化的寫作,它可以滿足個人的一部分需求,能夠平衡個人的靈魂,讓他感到愉悅。

        回憶起自己這本書的創作過程,龔曙光就說,“寫得順的時候像漫步,難的時候像登山,狂妄的時候像跑步,很沮喪的時候覺得‘蹉跎’?!闭驗橄矚g寫作,所以才會忽略了它痛苦還是幸福。

        追求“有趣”的生活

        生活中,龔曙光習慣用毛筆書寫文章,在他看來,用電腦打出來的字,都是千篇一律的,但是每個人在不同時刻寫下的字,卻各有趣味。他,始終在追求“有趣”的生活。

        龔曙光所追求的“有趣”,首先來自于一定的文化積淀?!盀槭裁春炔枋怯腥さ?,那是因為茶所蘊含的文化源遠流長,它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已經構成了生命的一部分,可以喚醒你的生命記憶?!逼浯?,龔曙光認為“有趣”應該是溫暖的。他說,鋼結構的房子是無趣的,農民土房子是有趣的,因為它在物質符號上更溫暖,溫暖才能喚起溫馨,溫馨才能喚起溫情。龔曙光認為的“有趣”最后一點,是要有一定技術含量的,更多的是一種手藝,比如烹調、茶道、插花、寫字,“打字是無趣的,寫字是有趣的,每個人都會打字,而寫出來的字,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,所以你不能彰顯個性,就無趣。人是因為有個性而有趣?!?

        真正的作家離不開鄉土

        “一個真正的作家,誰離開了鄉土?”《日子瘋長》,是龔曙光對父母及其親人的第一次莊重而深情的凝望,第一次專注而嚴苛的審視,那也是對他人生起源的凝望和審視。著名作家余秋雨在讀后就說道,“龔曙光先生用質樸的筆調寫出來了一個質樸的家鄉、質樸的童年,滿紙厚味,讓人舍不得快讀?!?

        在龔曙光看來,每一個有鄉土生活的作家,他寫作的第一選擇必然是鄉土,因為那是他生命的根,每個人都會從自己的生命中,去跟文學對撞。你有什么生活,就寫什么生活,鄉土生活對于作家來講,肯定是最重要的生活。其實,鄉愁的文化精神、鄉土的美學精神,和作家是不是要寫鄉土生活沒有直接關系,“并不是只有寫了農村的花、草、田野、糧食,才叫寫了鄉土,鄉土是一種情懷,是一種情緒,是一種審美?!?

        本版采寫:晶報記者 林菲 實習生 劉天恩

        本版攝影:晶報記者 高雷

        乳首の奶水在线观看视频电影_一级大乳毛片免费_夫妇当面交换中文字幕_青青青在线播放视频国产